浦东新区区财政局全力保障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

安主动去找过那男人一次,在盛世公司的地停车场,直接挡在了他跟郝特助的面前,冷笑讥讽,“薄锦墨,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?你以为你这样她就会出现?你以为这样就算她出现了,她会对你有任何的好感?”

  那男人漠漠的看着他,一个礼拜多不见,他整个人看上去更深沉也更冷漠了,眼神自她的身上瞥过,脚步没有任何的停顿,淡淡道,“很抱歉,慕小姐,对我来说,你是帮凶。”

  晚安低低的笑,温凉的嗓音带出来的攻击力不亚于任何的激烈尖锐的言辞,“你是不是受不了啊?”

  薄锦墨顿住脚步,没有继续往前,也没有回头。

  “你受不了这个世界上曾经最爱你,对你最一心一意的女人不仅不要你了,还利用了你的感情跟信任算计了你?你是不是觉得把这一切推到我的身上,你就能自欺欺人的觉得都是我教她的,你就能自欺欺人的觉得,她不会这么对你?”

  郝特助站在男人的身侧,看都不敢看他的脸銫一眼。

  只觉得这位慕小姐说的话让他觉得承受不住,气氛越来越诡异跟恐怖。

  晚安转过身望着他的背影,撩起滣角淡淡的笑,“薄锦墨,你真可悲。”

  挺拔又冷峻的男人低头,淡漠无物的眼睛望着自己空荡荡的手掌,同样淡笑了,“是么。”

  “你听清楚了,她就是不要你了,她就是利用了你那点虚情假意算计你离开你了,我什么都没有教过她,她就是会这样对你。”

  郝特助忍不住看向那年轻的女孩,温凉美丽,无声却又足够凛冽。

  他原本以为她今天是来乞求的,看来她是来报仇的。

  言语从来是最锋利的刀子。

  哪里会疼她就扎在哪里,一扎一个准。

  半响,空旷的地停车场响起男人低低的沙哑声,凉薄的嘲,“我是可悲,不过,你也的确倒霉。”

  回到车上,郝特助开车,他看先后视镜里坐在后座上的男人,他闭上眼睛,脸隐在暗处,像是没有情绪,忍不住低声劝道,“薄总,您这样对慕小姐是不是不妥?盛小姐知道您这样对她最好的朋友,她只会更恨您reads();。”

  “她不会回来了,”英俊的男人没有打开眼睛,喑哑的嗓音沙沙的,薄削的滣上勾出的弧度分明是笑,却又显得格外的冰凉嘲弄,缓缓的道,“我总要让她牵肠挂肚的恨着怨着,她才不会就这么忘了我。”

  她不会回来了,即便他把她的人给捉了回来。

  遗忘对她而言,好像真的很简单的事情。

  跟他离婚后,她就欢欢喜喜的准备着跟慕晚安一起去北欧旅行,连风格都从之前的轻熟走*风了,一身轻的准备重新开始新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