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弑君的女子

  西梁。

  建昌十五年。

  冬日寒冷,大雪纷飞。

  恰值二皇子慕容天寿造反,五皇子慕容天涯拨乱反正,铁腕平叛!

  哒哒的马蹄声响彻苍穹,铁骑踏破宫门,刀光伴随血影,整个皇城都充斥着歇斯底里的呐喊,顺者生存逆者亡。

  寿康殿内外已被慕容天涯的人团团围住,里三层外三层的玄铁卫,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。

  建昌帝——慕容炎,奄奄一息的躺在龙榻上。

  在慕容天涯进来的那一瞬,所有的奴才都被遣了出去。

  临了,慕容天涯温吞的坐在床沿上,举止儒雅的为自己的父亲掖好被角,“如父皇所愿,二皇兄输了,这会已经被擒,正在送往寿康殿的路上。”

  顿了顿,她将温暖的掌心贴在了自己的膝上,“父皇打算如何处置二皇兄?”

  “小五!”慕容炎气息微喘,“外面是不是下雪了?”

  “回父皇的话,外面血腥味太重,唯有大雪方能堪堪盖住!”慕容天涯端起床头的汤碗,给父亲喂药,声音愈发平静,“父皇莫要担心,延初很好很安全,以后他会承接大皇兄的位置,成为皇位的接班人。”

  慕容炎喝了两口药便开始咳嗽,“你就没想过……”

  “父皇给了儿臣莫大的权力,儿臣什么都不用多想!”慕容天涯看着父亲一口口的将汤药喝尽,慢条斯理的将药碗搁置。

  “知道朕为什么要把西梁和延初那孩子,一并交到你的手里吗?”慕容炎看上去似乎很是倦怠。

  慕容天涯低头轻笑,“因为父皇觉得世上没有女子能坐上皇位,所以放心的把权柄释于我。从一出生,父皇便将我当做棋子,对外宣称是皇子,细心的养在身边亲自教导。除了父皇和我身边的亲随,没人知道雍王殿下是个女儿身。有时候我会想,父皇的心到底是用什么做的?不过,以后都不重要了。”

  慕容炎突然开始剧烈颤抖,双手死死攥着被褥,眼睛骇然瞪得斗大,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瞧了一眼空了的药碗,她若无其事的浅笑,“父皇借儿臣的手除去谋夺皇位的二皇兄,然后借着天下人的手,铲除儿臣这个心腹大患。所有的权力都只是诱惑罢了!诱惑儿臣替父皇扫平障碍,扶持父皇需要的傀儡。”

  “药……药里有……毒……”慕容炎怒目圆睁,嗓子里却是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  慕容天涯起身往殿外走去,华贵的锦衣逶迤在地,腰间的骨铃因为步伐震动,发出低哑的声响。

  皇帝给予了她足够的权力,凌驾于皇权至上,从小到大她所学到的都是如何心狠手辣的活下去,没人教她如何手下留情!